苒家子

我好菜啊

裘社 (几百年前点梗)

五小时的辣鸡产物
幼儿园文笔,ooc预警

      裘克在去等候大厅的路上遇到了刚结束游戏的慈善家。虽然说身上没有一点伤口,但是裘克知道他刚刚结束的这场游戏肯定发生了些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 “嘿,皮皮……”裘克下意识叫出声,“你这是怎么了...?”

       “克利切怎么了还需要跟你报道吗?”而克利切头没有抬一下,直接从裘克身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 裘克有些气了,虽然他觉得他不应该这么生气。“喂,你!”伸手就要去碰他的肩膀,可不料直接被甩开,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  “滚开,克利切今天心情不好!”不耐烦的说着,却还是停下来脚步,“你到底想让克利切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 “就是你到底怎么样了么...?妈的你这个样子让我更好奇了!”裘克微微低头皱着眉头,这是什么感觉...好烦...

      沉默许久,终究还是开口了,“就是在游戏里被侮辱了,行了吗!克利切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瞎闹!”说完转身便走,不给裘克一点点反应过来的时间,也不给他一点点靠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  “是谁,到底是谁...?!是杰克吗,不对...律师,一定是他吧,这种恶心的家伙!啊...也不知道这一场游戏能不能遇到呢...”情绪逐渐失控,暴虐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游戏开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圣心医院——

监管者:小丑       
求生者:医生  律师   幸运儿  祭祀

      腐烂的气息稍稍让裘克恢复了理智,“等等我为什么要这么生气...!这到底是怎么了!啊啊好烦啊...”

      眼睛扫向地面,没有一个推进器,只有钻头和刀片,心态瞬间有差了一大截,只好在游戏场地里胡乱的找着。

      “滋啦”的声音穿过无数建筑物传到裘克耳中,“小房那吗,哼切正好地下室也在那边!”

      从窗户跳入,却不见有一点人影,只有浅浅的脚印在提示着他这里有人。躲在哪里了,这群小老鼠...不满的咋下嘴,向板子那边走去,探试着抽了一刀,律师的身影立刻出现。板子被下了,律师也变成半血,一点也不愧呀,舔了舔满是油彩的嘴唇,发出刺耳的笑声。

      “当——当——”张狂的天赋帮助裘克开启了技能,抬手一个锯子锯掉板子,向律师的方向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  而律师呢,正在墙边上瑟瑟发抖着,祈祷中不要被发现并送回庄园。不过,他的祈祷并没有起到一点作用,张狂的笑声瞬间就出现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 “哈哈哈找到你了,律师!”边龇牙边牵起气球,把人放上边上的椅子。

      “不,不要这样,我又很多钱,你把我放了,你要多少我都会答应你!你要是想出去,我帮免除你原先的罪名也可以,放了我吧!而且我们也无冤无仇...放了我吧求求你!”律师是真的害怕了,他真的不想回到庄园,老头....他无法知道这次会去又要得到什么“甜头”。

       不过很显然裘克并不吃这一套,而且还似乎有些误解了他的意思。“无冤无仇?这倒是,不过你侮辱了克利切,无法饶恕...”

      “你跟克利切又没有什么关系啊先生!你不要因为那个下等人放弃大把的钱财和美好前途啊!”律师的腿在抖着,无法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 “下等人?你们这些恶心的上等人还真是莫名的优越感啊!哼哼”被气的笑出了声,“你现在就被一个下等人绑在椅子上送上天,感觉怎么样...?”

      “下等人就是下等人...肮脏龌龊...,我又没说错什么!啊——”上天的倒计时归零,虽然说好奇为什么他的队友不来救人,不过不救人不就更好吗?
 
      裘克很快就结束了这一局游戏,回到监管者的宿舍,但是却满脑子全都是克利切怎么样的了想法。拼命摇头想把这些想法甩出脑子,却扎根更深了。没办法,还是去看一下吧...

      求生者进监管者宿舍叫小事,监管者进求生者宿舍叫大事。比如说现在,求生者们拿去他们的武器,向裘克挥舞着,然后一下就被火箭筒给扫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  “哦天呐你们可等等吧!我只是来找你们这边的那位慈善家而已!”强忍着怒火,不敢违反在游戏外杀人的规定。

     众人一听这话,便都低声讨论起来。
     “皮尔森那个混蛋,是不是得罪他了”
     “天呐快去吧他交出来吧,我可不想承受这个小丑的怒火!”

      就这样,克利切被交了出来,求生者们还一脸讨好的说着,“希望不要生气啊,之前是我们误会了,请不要太在意呀。你要的慈善家我们交出来了,你快把他带走吧!”

      小丑冷笑着,带走了克利切,他突然觉得,不必把他还会去了...

评论(2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