苒家子

我好菜啊

〖裘克——〗

ps:①前面好好写的后面emmmm
      ②新手写文

     这个夜晚,并不平静。人们惊慌的呐喊声,临死前的辱骂声,电锯刺耳的响声以及癫狂的大笑声夹杂在一起,将整个小镇变的无比混乱。火光也顺着演马戏的棚子蔓延开来,地面上鲜红随着每一次的惨叫慢慢汇集在一起,缓缓的流着。

      风从远处匆忙赶来,将火势越卷越大。裘克就站在马戏棚的正中央,双手拿着电锯,小丑装上一片鲜红,不知道是原先涂的颜料还是刚才沾到了电锯上飞溅的血。他刚刚用砍头的方式结束了这里最后一个除他以外的生命。那是微笑小丑,是他原先身为哭脸小丑是的同事,是他最讨厌的,也是他最嫉妒的一个人,不过,他杀掉了这个人之后突然的莫名有点心疼。

      裘克扯开嘴露出了一口鲨齿,舔了舔嘴角,舌头感觉到了咸的味道并感受到了那粘稠的感觉。他开始笑起来,电锯也丢在了一边,自顾自的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大笑,感觉很开心,但是又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周围的火舌险些舔到了他的衣角,却被他躲过了。

      裘克停止了狂笑,用手摸了摸微笑小丑的脸,渴望的目光不加掩饰的流露出来。紧接着他左手抓住了微笑小丑的头发,右手再次提起电锯,从一个火小的间隙中逃走了,逃到了一片黑色的树林。

      裘克在树林边的小河里清洗了下自己的脸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张脸啊,颜料干在脸上洗也洗不掉,天生的丑陋在没有面具的掩盖下更加令人厌恶。“怪物”,“恶心”,“怎么还不去死”什么的评价回响在裘克的脑海里。一定是脸的问题吧,只要我不长成这样就可以了吧!他视线慢慢移动到了微笑小丑的脸上,这又是怎样的一张脸呢?天生就很不错,脸上也没有什么花纹,是一个天生的“好面具”。

      裘克从小丑服里摸出了一把小刀,慢慢的,如同对待珍宝一般把微笑小丑的脸皮剥了下来,只不过不小心在眼角划了一下,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啊,只要有了这样脸皮,以后,就不会再被人唾弃,厌恶了啊!他疯了,哦不不对,他本来就是一个疯子,他用针把这脸皮一针一针缝在了自己脸上,血顺着脸皮往下滴答着,很是瘆人。这样的话,别人看到我就不会逃了吧,这样的话,别人看到我就会笑出来了吧!裘克疯狂的想着,不过他并不知道这样只会让看到他的人更加恐惧。

      最终,他收到了来自庄园的来信,他知道,这肯定是一个能让他狂欢下去的好地方!
     

〖想吐槽一下,为什么裘克的脸不会腐烂,缝的地方不会化脓………肯定是我想太多了,不管怎样我都是爱他的!〗

评论(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