苒家子

实际上是个从5岁就开始画画的人...
发现写文的话效果似乎比画画好(?)
我选择写文...

老天终于有人产量了!!!我开心shdeibxxgdsjv!!(激动到说不出话)

点梗

来啊20fo点梗,虚弱

想看什么?只要是关于裘克的就好(反正我怎么写也是刀子,住嘴!)

哇啊没人点梗就算了××

hhhhhhhh瞎画,沙雕表情(不我)

裘社 (几百年前点梗)

五小时的辣鸡产物
幼儿园文笔,ooc预警

      裘克在去等候大厅的路上遇到了刚结束游戏的慈善家。虽然说身上没有一点伤口,但是裘克知道他刚刚结束的这场游戏肯定发生了些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 “嘿,皮皮……”裘克下意识叫出声,“你这是怎么了...?”

       “克利切怎么了还需要跟你报道吗?”而克利切头没有抬一下,直接从裘克身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 裘克有些气了,虽然他觉得他不应该这么生气。“喂,你!”伸手就要去碰他的肩膀,可不料直接被甩开,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  “滚开,克利切今天心情不好!”不耐烦的说着,却还是停下来脚步,“你到底想让克利切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 “就是你到底怎么样了么...?妈的你这个样子让我更好奇了!”裘克微微低头皱着眉头,这是什么感觉...好烦...

      沉默许久,终究还是开口了,“就是在游戏里被侮辱了,行了吗!克利切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瞎闹!”说完转身便走,不给裘克一点点反应过来的时间,也不给他一点点靠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  “是谁,到底是谁...?!是杰克吗,不对...律师,一定是他吧,这种恶心的家伙!啊...也不知道这一场游戏能不能遇到呢...”情绪逐渐失控,暴虐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游戏开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圣心医院——

监管者:小丑       
求生者:医生  律师   幸运儿  祭祀

      腐烂的气息稍稍让裘克恢复了理智,“等等我为什么要这么生气...!这到底是怎么了!啊啊好烦啊...”

      眼睛扫向地面,没有一个推进器,只有钻头和刀片,心态瞬间有差了一大截,只好在游戏场地里胡乱的找着。

      “滋啦”的声音穿过无数建筑物传到裘克耳中,“小房那吗,哼切正好地下室也在那边!”

      从窗户跳入,却不见有一点人影,只有浅浅的脚印在提示着他这里有人。躲在哪里了,这群小老鼠...不满的咋下嘴,向板子那边走去,探试着抽了一刀,律师的身影立刻出现。板子被下了,律师也变成半血,一点也不愧呀,舔了舔满是油彩的嘴唇,发出刺耳的笑声。

      “当——当——”张狂的天赋帮助裘克开启了技能,抬手一个锯子锯掉板子,向律师的方向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  而律师呢,正在墙边上瑟瑟发抖着,祈祷中不要被发现并送回庄园。不过,他的祈祷并没有起到一点作用,张狂的笑声瞬间就出现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 “哈哈哈找到你了,律师!”边龇牙边牵起气球,把人放上边上的椅子。

      “不,不要这样,我又很多钱,你把我放了,你要多少我都会答应你!你要是想出去,我帮免除你原先的罪名也可以,放了我吧!而且我们也无冤无仇...放了我吧求求你!”律师是真的害怕了,他真的不想回到庄园,老头....他无法知道这次会去又要得到什么“甜头”。

       不过很显然裘克并不吃这一套,而且还似乎有些误解了他的意思。“无冤无仇?这倒是,不过你侮辱了克利切,无法饶恕...”

      “你跟克利切又没有什么关系啊先生!你不要因为那个下等人放弃大把的钱财和美好前途啊!”律师的腿在抖着,无法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 “下等人?你们这些恶心的上等人还真是莫名的优越感啊!哼哼”被气的笑出了声,“你现在就被一个下等人绑在椅子上送上天,感觉怎么样...?”

      “下等人就是下等人...肮脏龌龊...,我又没说错什么!啊——”上天的倒计时归零,虽然说好奇为什么他的队友不来救人,不过不救人不就更好吗?
 
      裘克很快就结束了这一局游戏,回到监管者的宿舍,但是却满脑子全都是克利切怎么样的了想法。拼命摇头想把这些想法甩出脑子,却扎根更深了。没办法,还是去看一下吧...

      求生者进监管者宿舍叫小事,监管者进求生者宿舍叫大事。比如说现在,求生者们拿去他们的武器,向裘克挥舞着,然后一下就被火箭筒给扫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  “哦天呐你们可等等吧!我只是来找你们这边的那位慈善家而已!”强忍着怒火,不敢违反在游戏外杀人的规定。

     众人一听这话,便都低声讨论起来。
     “皮尔森那个混蛋,是不是得罪他了”
     “天呐快去吧他交出来吧,我可不想承受这个小丑的怒火!”

      就这样,克利切被交了出来,求生者们还一脸讨好的说着,“希望不要生气啊,之前是我们误会了,请不要太在意呀。你要的慈善家我们交出来了,你快把他带走吧!”

      小丑冷笑着,带走了克利切,他突然觉得,不必把他还会去了...

30题的前五题


我觉得可能看不出来谁是谁emmmmmmm...

1.相爱相杀
杰克在与裘克的最后一战中杀死了他,有人很好奇杰克为什么要这么做,杰克对此的回答是‘因为喜欢他才要把他杀死永远的放在身边呀...’


2.隐居
他们曾是江湖上最强的两人,但是自从他们打完最后一战之后,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,有人猜测他们两败俱伤都离世了,也有人猜测他们隐居起来。真是希望如此吧...


3.相忘江湖
‘哼,谁会想你这种伪善的家伙!’这般说着,但是握刀的手却在微微颤抖着。
‘希望如此吧...毕竟谁也不会喜欢被一个疯子无时无刻的惦记着’眼前的人探头看了看天,然后没有留下一个背影的离开了...


4.伤痕
小时候
‘你跟谁打架了?’
‘切,我才没有,而且就算打架我也是不会输的!’
青年时
‘你这次又要怎么狡辩?’
‘唉呀...打架就打了呗,你这人怎么这么烦!’
长大后
‘疯子,你这次身上的伤痕又多了呢...’
‘切...再多也没有一条是你划的!’
临死前
‘你的全部伤口都在出血...’
‘要死了啊,正好,我也终于不用再看见你这张臭脸了...’


5.并肩作战
尸体遍地,血液也一片一片的,不过身前身后的敌人一点也没少的意思,刚刚挡下来自前方的攻击,后方的攻击又跟了上来。他有些绝望了,不过一条白色的刀气救了他。‘喂,我说,你个家伙死在这里可会少了我很多兴趣啊,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下吧!’背后传来熟悉的气息,‘哼...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呢!’后背贴着后背,肩靠着肩,心也就这样放心的放在心房里...

裘杰

稻草人×绯鹗

ps:赋予生命是慢慢来的,就是魔法在慢慢的改造着它们的身体和思维,但是如果魔法师死去,那么魔法也会消散。

图片是假车

从前有一座村庄,村庄里有一片农田。
农田里面站着一个稻草人,每天都会有一只红色小鸟飞来站在他的肩头上。

有一天从远方的魔法大陆来了一位魔法师,他赐予了这里每一个事物生命。不过魔法师的这一举动,使这里的人们恐慌起来。人们认为他是上天派来给予他们惩罚的,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到底做错了些什么,于是便每天祈祷着。

但是突然有一天,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于是就跟大家提议道:“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还不如把魔法师干掉呢!”

这个方法很快得到了众人的认同,他们骗魔法师喝下了掺有迷药的酒,残忍的砍下了他的头颅,不过他在被杀死前留下了一句诅咒:“你们等着吧,就算你们杀死了我,被我赋予生命的事物也会帮我报仇的!”

赋予在它们身上的魔法在着一刻消散,不过诅咒也在这一刻生效,被赋予生命的物体们不由的动了起来,挥舞着手中的武器砍向了人们。

用稻草拼成的衣服被血染红,赤色的羽翼也变的更加鲜艳,这一片已经没有还站着的人了。他们抬头看向了对方,冒着火光的眼睛对上金色的眸子。未化作人形的乌鸦盘旋在天空上,然后嘶鸣起来。

“哼,你就是那只红色的小鸟吗?”
“唉呀,还真是怎样都瞒不过稻草人先生呢~”

一场疯狂的性爱就这样在残垣断壁边开始...

杰裘(是我们群里的日常)

“嘿,伪绅士!我跟那群小老鼠新学了一个游戏叫赌博,要不要来试试啊?”
“嗯哼~你喜欢的话就来啊。”
“哼,看见这个骰子了嘛...像这样……”扔骰子,“六!哈哈哈伪绅士我是不会输的!”
“嗯哼~”扔骰子。
“哈哈哈哈哈,一,厉害啊!那我罚什么呢...”
“不要太过分的要求哦。”眯眼笑。
“那...那就你来作受吧!”一脸骄傲。
“好的好的你说什么就什么~”

要来我们语c群嘛1555551要的话我给你群号呀

杰裘,飞鸟症(十粉点梗)

      杰裘,飞鸟症(十粉点梗)

      ooc预警——
      小学生文笔(跳过第一段吧)
      是小甜饼(不等等你)

      今天裘克不知怎的比往常更加暴躁,在杰克无意间踩坏他的零件后直接大打出手,加了钻头的火箭筒使伤口没有办法快速愈合。

      黑鸟不停的从伤口处飞出,一边嘶鸣着一边飞向高空,杰克无奈的笑笑,快步走到“他”的玫瑰花园,不舍的抚摸着玫瑰花瓣,扭头向裘克的方向看了看,然后自顾自走向远处的黑暗。

      裘克却在这之后进入了游戏,佣兵,冒险家,园丁,医生的身影显现,暴躁的气息似乎蔓延到求生者的桌子那边,佣兵挑衅的抬起头:“嘿小丑,你心心念念的杰克已经被我拐到手了哦!可别太恨我!”

      杀气瞬间浓厚的似乎变成了实质,由爱转恨的过程实在太快,裘克需要一些可以让他发泄一下的玩具,正好眼前的四个人就可以很好的胜任。他狂笑着收割着生命,不过却无法填满心中的悲伤 。

      “哈哈...哈...”心中冒出的念头让他兴奋不已,“对...那就杀掉杰克来弥补吧!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不过裘克只能无功而返了,杰克以经不在庄园里了,不,准确的说是不在这个世界上了,他化作了一只白色的鸟,正在寻找他的爱人。

       时间过去,有些事情的真相也浮上水面——杰克在两天前自杀了,而且也没有答应任何一个人跟他交往的要求。裘克开始后悔,开始自我厌恶,他想要弥补他对杰克做过的很多过分的事情,开始寻找一些杰克在过的痕迹,不过,都已经晚了...

      就在这时,一点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白色落在了裘克的窗户上。“咕咕...咕...”声音微弱的似乎随时可以死掉,他起了同情心,去给“它”找了食物并喂给“它”。

      这只白色的小鸟开始慢慢打开了裘克的心窗,“它”每天都在听着裘克的对“它”讲的话,后悔,烦恼,恩怨,厌恶...这些所有。在这里,也包括着裘克对他的爱...

     三十天说长也不长,说短也不短,杰克化作的白鸟马上就要消散。马上就要堕入无法超生的地步的吗...不过,我才不会后悔呢...这样想着,翘了翘嘴角,重新化作光点消散开了。

      “杰克,是你吗杰克!哼哼哼...哈哈哈哈哈...”这是绝望的声音,这是对妄想不忠者最佳的惩罚...

      后:“喂,你有听说嘛,那片森林里有只白色的鸟已经整整嘶鸣了三十天了!”

10粉点梗

等等听说粉丝数量够了要...emmmmmmm就是点梗啦...只要是关于裘克的就可以...

日常吧...

大概是,裘克和杰克的日常吧

新人写文,瑟瑟发抖,写的不好求不喷

     裘克这一天的心情都不太好,他从杰克的游戏中看到杰克被一个拿着橄榄球的小子装昏了好多次,这让他很不爽。伪绅士只有我可以欺负,裘克边撑着火箭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边想着,算了,去看看伪绅士被撞的怎么样吧,到时候再嘲笑一下一定会很有趣吧!

      “一败涂地”的字样在杰克的眼前浮现。今天的他被一个小老鼠打扰到了兴趣,威廉•艾利斯,作为一个绅士有义务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,不过记住的也只有名字以及杀掉他的欲望罢了。慢慢的走到大门口,却惊讶的发现裘克的身影。

      “哦~杰克,你的腰还好吗,玫瑰手杖的花瓣都掉完了吧?看看你的战绩,已经是我们之中最差的了哦~要是这么下去,就要被抹杀了哦~”

      “我的战绩如何不需要一个下等人来评论,而且,今天也只是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小老鼠而已。”

      “呦~那还真是难缠哪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 杰克并没有想反驳他的念头,直直的从裘克身边走过,向着医务室走去,他记得那里有一些膏药的。可惜的是,杰克并没有从这里找到一点点的膏药,反而是他的同僚告诉他这里的膏药已经被裘克全部拿走了,而且还留了一句话,如果杰克那个伪绅士想要的话就让他来求我吧哈哈哈哈!

      显而易见的,杰克和裘克打起来了,而且都是用着拼了命的力气打的,一个想把对方的内脏给切碎,一个想把对方给锯成两半。可惜他们的力量都是差不多的,无法成功的杀死对方,最后还是因为杰克的一个失误被裘克砍倒在地。

      裘克似乎也没了什么兴致,施舍般的把膏药丢给了杰克,直接就离开了。杰克看着躺在地上的膏药,一脚踩了上去,浑然没有绅士的风范,啊啊裘克这个讨厌的家伙,杰克默默的想着。